MY书楼 > 穿越小说 >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 第328章 营中议事
    姜衍闻言怔忡了片刻,反应过来不由失笑。

    “看样子你是真的钻钱眼里去了。”他说着揉了揉蔚蓝的脑袋,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越发温柔起来,“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直接让季星云跟糯米打声招呼便是。至于分成,我的就是你的,分来分去岂不麻烦?”

    姜衍暗地里到底有多少产业,蔚蓝还是知道些的。当初他下山游历,足迹遍布三国,几乎每个重要城池都有他的产业。相比起来,西北商行能直接被秒成渣。

    也因此,这个提议对想赚钱的人来说,诱惑不可谓不大!

    就连蔚蓝都忍不住动心,可她还是拒绝了。

    “不用了。”她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分明一副为难不舍的模样,再睁开眼时,眼中已是一片清明,“你也说了在商言商,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直接将唾手可得的利益拒之门外,蔚蓝当然不舍,可这些利益本来就不属于她。至于姜衍说他的就是她的,蔚蓝直接将这话略了过去。因为人的野心和贪欲是可以助长的。

    姜衍听了不免有些失望,但她清楚蔚蓝的为人,倒是没再劝说。

    想了想道:“那就按你之前说的办吧,要不签个契书?”

    蔚蓝没留意到,只觉得又多了一条赚钱的路子,颔首浅笑道:“好啊,虽说你我信任彼此,可底下的人就不一定了,有正式的契书,就丁是丁卯是卯,对你我都好。”

    姜衍也不反对,笑了笑,这才又问起她的茶叶有哪些品种,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成品,需不需要介绍一些做包装的作坊给她。

    二人一个问一个答,时间很快过去。

    等到蔚栩和大小熊结束上午的课业,几人一起用了饭,蔚蓝便直接去了军营。

    下午在军营也没闲着,蔚蓝直接将自己做的计划书给骁勇和杜权看,二人看完后嘴上没多说,心里却对蔚蓝更加看重几分。

    因为涉及到营外训练所要规避的区域,几人先在堪舆图上将路线图画出来,之后又将四品以上将领全都召集起来商讨了一番。

    到场的将领总共有十几位,容光和蒋元麒也来了。蒋元麒还罢,容光虽然面色坦然,却显得十分低调。

    这些人之前都和蔚蓝打过照面,蔚府举办赏花宴的时候是第一次,正式接掌位家军的那天是第二次,如今是第三次,也是距离最近的一次。

    与在赏花宴上点点头相互打个招呼、或是在校场上远远行个礼不同。尽管蔚蓝的形象早就已经在众将士心里扎了根,说是十分深刻也不为过,却还是比不得这一次。

    只见她一身将官服,小小的一个人,就那么随意的坐在主位上,面上带着淡笑,看起来既从容又随和。就好像赏花宴时那个矜持娇俏的少女和接掌兵权时那个满身锋芒的小将都是假的一样。

    在她左右分别是骁勇和杜权,再加上他们这十几人——包括骁勇和杜权在内,所有人都身强体壮气势强悍,这就衬得蔚蓝更加单薄弱小了。

    若不是她脸上还带着笑,众将士几乎有种他们在欺负小孩子的错觉......可想想蔚蓝这几次的表现,众将领又硬生生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

    开玩笑,若一个人每次都以截然不同的气质出现,谁知道她戴了多少面具?没准蔚蓝比他们这些老油条还要深不可测呢。

    啧,还是先顾着自己吧!

    蔚蓝看起来淡然,实则心里活动同样不少。

    但她想的跟众将领不一样,在看到众将领鱼贯而入的时候她就有这种感觉了,等所有人到齐站在一块,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这下她真成小矮子了!

    可这种身高上的硬伤,非人力可及。蔚蓝也是无奈,为了表示尊敬礼让,她笑着起身,团团与众将士见过礼后,这才招呼大家坐下。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因着这是蔚蓝第一次召集大家议事,众将领心下绷得紧紧的——既怕蔚蓝对军中事务一知半解,却一来就瞎指挥;也怕她真的深不可测,一来就放个大招。

    好在他们设想的都没发生,听蔚蓝将这次的计划说完,所有将领都暗暗松了口气。

    只有容光,眼底划过一缕失望。蔚蓝越是出色,他的目的就越是难以达成,处境也会越发尴尬。

    可他毫无办法,蔚蓝本身就身份比他高,只要能得到其他将领的支持,想怎么做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蔚蓝见状无声的笑了笑,其他人可能没留意到容光的神色,她却是看到了的。

    不仅她看到了,相信骁勇和杜权也看到了。她也不管骁勇和杜权心里会怎么想,总之,她心里并不怎么在意就是了。

    本来么,她之所以还留着容光,在政务上没避讳他,就是存了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

    就在她沉默的档口,在场的将领们已经开始相互打着眼色低声交谈起来。蔚蓝也不着急,等底下议论的声音小了些,才笑着开口道:“诸位将军觉得如何?”

    “要说对蔚家军现状的了解,我这个初来乍到的,肯定不及诸位将军。诸位也不必担心会打击到我,有什么建议还请尽管直言。”

    蔚蓝话音落,还真有个*轻硬朗的偏将站出来说话。

    只见他起身朝主位上抱了抱拳,面色郑重道:“那就由末将来开这个头吧,末将是前锋军骑兵营的,前锋军每次作战都冲在最前面,尤其是骑兵营,每次都是折损最多的。

    所以前锋军的训练有所侧重,比其他兵种的训练重很多。如今听小将军的意思,这个越野训练是针对所有将士的,末将斗胆,小将军的计划是否能再细化些,否则末将担心会影响将士们的正常训练。”

    蔚蓝听完后点了点头,这人也算问到点子上了。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方模糊了关键信息。

    比如骑兵营分为重骑和轻骑,常规操作,重骑才需要冲锋陷阵,因为重骑冲击和防御力强,但机动性和持续作战能力差,成本高。

    而轻骑机动性强防御力弱,主要用于迂回作战,比如包围,突击、切割、侦查、追击,用在混战的时候就很好用。也正因如此,重骑和轻骑的训练侧重点也是不同的。

    这人故意含糊带过,若她事先了解的不够,直接将重骑和轻骑混为一谈,就算再如何细化训练计划,回答他的时候也会踩坑。

    蔚蓝笑看了他一眼,只觉这是个人才,把文字游戏玩得溜溜的,明着请教,实则行试探之实,还不让人觉得到刻意和反感。

    顶着众将或兴味或好奇的目光,蔚蓝敲击着面前的案几,不慌不忙道:“前锋军的周副将是吧?”

    “是,小将军请说!”周凛闻言神色一肃,拱手看向蔚蓝,眼睛里闪烁着莫名的光彩。暗道来了来了,是龙是虫马上见分晓,见证**的时刻到了!

    若真是龙,那他以后必然好好敬着,但若是虫,那就不好意思,只能供着了!

    蔚蓝笑容渐深,微微颔首道:“周副将先坐下说话吧,都是自己人,不必拘束。”

    众将领听她这么一说,以为她想打马虎眼,不禁有些失望。

    周凛也是,怀疑蔚蓝接下来是不是要打感情牌。

    但他们很快就失望了,蔚蓝快速扫视了众人一眼,这才将视线落到周凛身上,正色道:“周副将问的很好,我之所以提出这个计划,旨在提高将士们的综合实力。所以针对每个兵种的具体特点,计划会继续细化是必然的。不过,你是重骑营的还是轻骑营的?”

    周凛闻言双眼一亮,忙回道:“回小将军,末将是重骑营的!”这次他的声音恭敬了许多,还带着雀跃。

    其他将领也是。若说他们一开始接受蔚蓝是因为蔚池,实际上并没报什么期望,那后来的欣然接受,就是因为他们在见识过蔚蓝的身手后看到了希望。

    作为蔚家军的一员,谁也不想希望破灭。所以蔚蓝的表现,时时刻刻都牵引着众将的心神。

    如今看她直接将周凛撅回去,好些将领心下暗暗叫好。

    说白了,军汉们的心思大多简单,喜欢有一说一。对于喜欢说话讲一半留一半还顺道给人挖坑的,天然就少几分好感。所以周凛出言试探他们虽然乐见其成,却不一定喜欢。

    只不过不用他们自己出头,懒得多说罢了。

    蔚蓝也正是因为熟知他们的脑回路,才不放在心上。闻言朝周凛笑了笑,“我知道了,具体怎么改,咱们商量着来。明日开始我就去重骑营,周副将不会不欢迎吧?”

    她也想尽快将所有计划落实推行,但是急不来的,毕竟**调查就**发言权。

    “真的?”周凛这会对蔚蓝的信心直线上升,想到她的身手脑中灵光一闪,果断抱拳道:“小将军愿意亲自到重骑营指点,对将士们来说是好事,末将求之不得!”

    蔚蓝笑着道:“好。”

    有脑子转得快的,已经反应过来,忙起身道:“小将军,还有末将,末将是弓弩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