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玄幻小说 > 锦冠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张罗
    乔兆拾虽说用心在读书上面,可是他还是会关心两家人的情形,他见到乔高兄弟的情形,再想一想乔奶娘婆媳近来的行事,他过后寻机会跟乔高兄弟说了两句话。

    乔兆拾轻描淡写的跟两个孩子明说,两家都没有什么大事情,只不过是乔奶娘婆媳这一些日子想吃素食。

    乔奶娘婆媳其实跟两个孩子解释过她们的想法,她们翻来复去的说了许多的道理,结果两个孩子越听越觉得家里面的日子不好过了,毕竟乔正今年都还不曾出远门。

    乔兆拾跟两个孩子就这样的轻淡两句话,两个孩子心里面舒服了许多,他们很是不好意思的跟乔兆拾表示:“叔叔,我们以为家里面没有银子买粮食了,我们才到叔叔家用餐。”

    乔兆拾伸手轻摸两个孩子的头,说:“你们爹爹辛苦好多年,他不会让你们没有家没有粮食吃的。”

    乔高兄弟放心下来,两人面上多了欢喜的笑容,乔奶娘婆媳跟着安心下来,乔奶娘跟儿媳妇说:“我们两人跟孩子们左右说了那么多的话,都不如少爷跟他们两人说的几句话有用。”

    成氏只要两个孩子不再心思重了,她的心里面就放心了许多,她笑着说:“拾爷是做大事的人,我们是妇道人家。”

    自从乔兆拾考取举人后,成氏私下来便是如此的称呼乔兆拾,她有时候瞧着戴氏面上欢喜的神情,她都暗自替戴氏以后的日子捏一把汗。

    成氏一直觉得戴氏的心思很是清浅了,她们两人相处得融洽,正是因为戴氏不是那种势利眼,戴氏有时候对待儿女方面是任性随心了一些,但是别的方面却极其的纯善。

    成氏跟乔奶娘说起两家人回京城的事情,她认为自个的日子不会有多大的变化,但是戴氏和儿女们的日子却会跟先前大不相同。

    乔奶娘听懂儿媳妇话里的意思,她不太赞同成氏的话,说:“少奶奶只要习惯了大家庭的生活,她的日子会过得有趣起来。两位小小姐和三位小少爷的日子,只有更好的可能性。”

    成氏知道乔奶娘心心念念都盼望着回京城去,在乔奶娘的心里面京城乔家的主子们为人和善,她的心里面还是下人的想法,可是成氏却不想当什么下人的。

    她们婆媳说了一会话后,便各自忙碌起来,院子只有这么大,她们婆媳做事都不喜欢拖拉,很快把院子里整理妥当了。

    乔奶娘瞧着干净的院子,听着乔兆拾家里传来的扫地声音,她低声跟儿媳妇说:“明年回京城后,他们不用做粗活了,我们还是要继续做的。”

    成氏瞧一瞧乔奶娘面上的神情,低声说:“娘,我们回了京城,你一样不必做这些粗活,我都能够做好的。”

    乔奶娘不赞同的瞧着成氏说:“山儿娘,我可是粗人,我过不了精细的日子,我只要做得动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做家里面的活。”

    成氏一直认为自个嫁对了人,她这一次回去的时候,她娘私下悄悄跟她说了那一家女人的消息,那一家人自认为攀了高,那个女人自以为是嫁了如意郎君。

    可是那女人这几年在夫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的难过,那夫家的人也无心让那女人的娘家沾什么光彩,那一家人已经活成十里八乡的笑话。

    成氏这边日子过得不打眼,可是成家人却能够安置进城里面去,如今成氏夫家搬去平河城,夫家同姓弟弟又考取了举人,这日子瞧着就要过了起来。

    成氏把这些话跟乔奶娘说了说,乔奶娘认真的想了想后,笑着跟成氏说:“你不提起来这些事情,我都想不起来还有那样的一家人。”

    成氏瞧得出来婆婆没有把那一家人的事情放在心上,成氏在回蜀城的时候,她也用心的观察了乔正的心情,她瞧得出来乔正也是忘记了那人和那事。

    毕竟那女子借着回娘家的事情,在她娘家门口徘徊了好几回,最后一次她总算见到了乔正,只是乔正完全不记得她了,乔正以为是岳家邻居家的妇人,他直接往一边避开了去。

    那妇人直接在原地愣了大半天,成家的小辈们多少听说自家姑父年轻的一些事情,这个时候都躲在门后看热闹。

    那妇人用帕子擦拭着眼角走了后,他们折了身回去跟家里面长辈说笑去了,成家人听说那女子的行事,一个个说:“幸好当年那一家人悔了亲事,我们家才能够得到一位好姑爷。”

    日子过得很快,大家身上的夏衣好象穿了没有多天,转眼就要换上秋衣,乔正父子自京城也托人送来了书信,那信中说了,已经请人看好了日子,让乔奶爹入土为安了。

    乔奶娘听乔兆拾读了书信,她又沉默了好几日,她跟成氏轻声说:“我嫁给正儿爹后,那日子过得是不太好,可是正儿爹私下里面很是体贴我。”

    乔奶娘转头瞧向成氏低声说:“正儿是不爱诉苦的性子,他回去后,如果寻到家族的人,只怕多少会受一些气,毕竟我们当时走得太过匆忙了一些。”

    成氏听乔奶娘的话,她想了想低声说:“乔家那个时候自顾不暇,我们家跟乔家关系亲近,我们家要是不走,只怕麻烦事情也会跟着多起来。

    家族里面的明白人,多少都能够体谅我们家当年的难处。而那些不明白的人,我们家日后和他们也不必再有什么来往。”

    乔奶娘听成氏的话,她只是轻轻叹息几声,说:“你祖父和祖母要是还活着,只怕以后的事情不会少。”

    成氏过后跟戴氏说了说闲话,戴氏低声说:“我听然儿爹说过,奶爹的爹娘待奶爹自小就不亲善,奶爹都不在了,你们家只要面子上礼节过得去,别的就不用张罗了。”

    成氏还是有些郁闷的走了,戴氏转头跟两个女儿提起来的时候,她跟两个女儿一脸认真神情说:“我不会许你们将来嫁给不受亲生爹娘喜爱的儿子。”

    乔云然瞧着成氏面上认真的神情,直接点头说:“娘亲,这事由你和爹爹来决定,我只管听话便好。”

    乔云惜听戴氏的话,她的小脸都给羞红了起来,结果她再听乔云然坦荡的话,她目瞪口呆的瞧着乔云然说:“姐姐,你明年就要十五了,你要想一想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