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书楼 > 都市小说 > 锦绣田园:农门媳妇很嚣张 > 章节目录 第1316章 没完没了
    第1316章 没完没了

    刚说到这里,就有人说,县令老爷来了,准备堂审。

    那师爷瞪了苏晓婉一眼,“刁蛮妇人,等过了堂审,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苏晓婉和苏灵容昊一起进了公堂。

    县令一拍惊堂木,“堂下之人,为何不跪!”

    苏晓婉道:“县令大人就不问问我是谁?我怕我这一跪,您受不起。”

    那师爷顿时不悦,可县令大人倒是很有耐心,“堂下之人,报上姓名。”

    “我叫苏晓婉,这是我妹妹苏灵。这是我相公容昊。我相公不爱说话,所以大人的问话,由我来回答。”

    “有人举报你们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你可认么?”

    “回大人,不认。如果对方非要举报,我们可以当堂对峙。”

    “你们不是本地人,从何处来?”

    “从并州。”

    县令道:“听你们的口音,也不像并州人士。”

    “我们是京城人士,不过的确是从并州来的。”

    “从并州来此,所谓何事?”

    “路过。我们一家人,本来是要回京城的家里去的。路过这里。”

    县令道:“可有身份文牒。”

    苏灵从腰上的小包里拿出身份文牒,“大人请看。”

    师爷检查了那些身份文牒,冲县令点点头。

    “既然你说要当堂对峙,那本官就要请人上来了。你若是现在认罪,本官可以考虑酌情轻判。可若是等证人上来,那本官可是会重判的。”

    “还是请证人上来吧。无端端给我扣上奸商帽子,我还准备讨回公道呢。”

    两个衙役带着人上来,正是之前见到的那个人傻钱多的大小姐家的那个管家。

    上来就跪在了地上,“大人。”

    那县令看着苏晓婉,“你可认识他?”

    苏晓婉瞥了一眼,“不认识。”

    管家一愣,“姑娘怎么能说不认识我?前几日,分明就是你,骗走我一千两银子。”

    苏晓婉笑道:“这位先生,你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你说我骗走一千两银子,可有证据么?”

    “你在路边将两口锅卖给我,张口就要了一千两。这还不是哄抬物价,囤积居奇?”

    苏晓婉笑道:“先生,几日之前,我可还没进灾区呢,既然不是灾区,那物资就没有那么紧张。既然物资不紧张,何来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一说?”

    “而且,你既然说是我卖给你东西。那就说明是钱货两讫。你可有证据证明我使用了暴力手段,强迫你买我的东西么?”

    那管家低着头,小声道:“没有。”

    苏晓婉笑道:“好,既不是灾区,我也没有强迫你买。那即便是真的有交易,也是两厢情愿。你总不能因为自己反悔了,就来诬告我,说我哄抬物价吧。”

    那管家其实也只是个做事的。多半是那人傻钱多的小姐不依不饶,叫人来这里告他们的。

    可是管家也很有压力,这件事要是做不好,回去之后怕是也不好交代。

    管家只能看向县令,“大人。她将两口锅和一点吃的卖给我,就收了我一千两啊。这还不是哄抬物价?”

    苏晓婉也冲着县令拱拱手,“大人,几日之前,我并未在本县境内。即便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也不在大人管辖之内。其次,这位先生说我高价卖给他东西,却都是空口无凭,并没有任何实证。照他这种说法,我岂不是可以随便在大街上拉住一个人,就告他哄抬物价?”

    那县令看着管家,“你可有凭据?”

    “这……”

    管家语结。

    有个屁的凭证。且不说是在大街上买的东西,人家即便是给了你凭证,都不知道真假。其次,当是他家那蠢材小姐一意孤行,哪里留下什么凭证了。

    苏晓婉笑道:“既无凭证,所告之事又不在本县境内。先生,你让县老爷,如何为你做主啊。”

    那管家抬头看着苏晓婉,“姑娘,做生意可是要凭良心的。你这么做事,就不怕天打雷劈?”

    “不怕啊。我行得正坐得端。你若是拿得出凭证,我现在就可以认罪伏法。”

    管家咬咬牙,“大人,我家家丁十数人,都可以为这件事作证。”

    苏晓婉道:“先生,你家的家丁,为你家作证。证词如何取信?即便是众口一词,你又怎么证明,他们不是受了你家主人的威胁,所以作伪证呢?”

    “你!”

    苏晓婉理了理袖子,看着县令,“全凭大人做主。”

    县令看着管家,“齐管家,你可还有话说?”

    “大人,我家的确被她骗走一千两银子,虽说我没有书面凭证,可这的确实情啊。还望大人做主。”

    “一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你们齐家可是商业世家。这么大笔的银两支出,居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书面凭证,本官如何为你做主?

    况且,这位夫人说的也有道理,这事情不是发生在本县境内,更不是在灾区。即便是她卖你买,那也是两厢情愿。你怎能诬告于她?

    再者说,你现在连证明这夫人的确又卖给你东西的凭据都没有。即便是确有其事,你又如何证明,这事情和这位夫人有关呢?”

    苏晓婉瞧着那县令。

    这个官还不错。至少没有因为齐家是当地大户,而她只是个过路的。就屈从于齐家,冤枉她。

    反观那个师爷……

    啧啧啧。人品一言难尽啊。

    管家愁眉苦脸,却的确拿不出实证。

    县令道:“既如此,那本官宣判。此事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断定被告有罪。”

    “大人……”管家还要挣扎。

    县令冷瞥了他一眼,“齐管家,本观念你遭受损失,精神不济,就不追究你诬告之罪了,可你若是再纠缠不休,就别怪本官不念人情。”

    管家闻言,只好作罢。

    苏晓婉和容昊手牵手出门。

    “我方才表现的如何?”

    容昊笑道:“有理有据,不卑不亢,甚好。”

    几人出了县衙大堂,本来是准备直接去找赵哲的。

    可卓云却收到了消息,说赵哲正在往这里来,不用去文石城了。

    苏晓婉几人索性在县里找了个客栈落脚。

    却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又有衙役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