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 > 网游小说 > 异界的艾泽拉斯 > 第二十一章 虚空风暴的异域法师(上)
    在夏恩的精神感知中,许多的智慧生物正观察他所在的漂岛,已经有几天时间。但是夏恩并没有去驱逐他们。岛屿虽只算是一个浮岛,但是却忽然出现一座魔法塔,用着魔法的力量,把这个岛屿底部的虚空能量集中汇聚,在广大的几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一个法力旋涡。

    这魔法塔的拥有者是谁?不得而知,但是至少不是可以轻易冒犯的。在来者的眼中,这个岛屿上的建筑风格像是精灵的,却没有华丽的装饰,更像是花园的温室,除了魔法塔外与防护罩之外,石质的围墙内到处都是精心培育的花草,魔法灵龙在其中优哉游哉地游动。

    能量的漩涡吸收着虚空能量进入法师塔内的法力池,再通过法师塔的魔法回路把能量分配到各处使用,溢出的能量能通过护盾自动散逸回虚空,以达成平衡。

    如此的景象,没有什么人敢于靠近,魔法的力量使他们畏惧着。夏恩也不在乎窥探,因为他们什么都看不明白。

    暗紫色天空背景下,一骑飞过漂浮的碎石带,无视了里面那些窥探的人群。好似示威一般从他们的头顶飞过,降落到了法师塔的顶层。

    奥蕾莉亚跳下龙鹰,把它背上的鞍具卸掉,从魔法口袋里拿出一些肉条边喂给它,边说了几句爱惜的话,然后通过宝珠传送到法师塔的内部。

    法师塔周边窥视的人群,有部分也是她和夏恩商量后有意引来的。

    “你睡醒了吗?”

    “是的,我睡醒了”夏恩说道。

    奥蕾莉亚进来,刚好见到自己丈夫坐在靠窗的椅子里,身前的小桌上摆放了两杯热茶和一些茶点。头发却乱乱的样子,帮助夏恩树立了一番,用她的话讲:她同样帮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莎打理过头发,现在轮到自己的丈夫了。

    夏恩却在回忆起他‘看’到的事物,‘我可怜又幸运的女孩’这句只能在心中感叹,对还没有接触到神性斗争的妻子,他并不打算说出他知道的信息。

    前几日,灌注到温蕾莎体内的神力传来报警,他便进入了‘睡眠’状态,‘梦中的他’通过神性的感应一直观注着妻子们的经历,同时也保护着她们。相比起希尔瓦娜斯,远行的温蕾莎真的是第一次离开家庭,独自飞翔。

    在纳克萨玛斯,温蕾莎被发现带有死亡神力,引发了诺森德那位的觊觎。在之后净化灰烬使者的对抗中,夏恩也是有着感知的,有一部分属于他的神力被击碎,成为最纯粹的灵质,化为温蕾莎所属于。

    不过只是这些,夏恩还不足以发出感叹。由于银色黎明对灰烬使者的崇拜,正在使温蕾莎体内那少许纯粹的灵质开始出现转化,正在凝结出只属于温蕾莎的神性。

    她的神性会是什么?以‘灰烬使者’为名,也许会是净化,也可能会是拯救,更有可能是庇护。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崇拜。需要一万人?十万人?需要十年?一百年?或者是永远?也或者是一瞬.

    奥蕾莉亚陪伴在夏恩的身边,可即使年级最长,还已经结婚,风行者家的女人从来不会老老实实地呆在一个地方,整个虚空风暴都是她的巡游场。

    早上乘着风离去,夜前乘着风归来。

    不过,在他‘睡眠’的几天里,奥蕾莉亚结束了她在虚空风暴的日常巡游,只在法师塔附近飞翔,预防一些可能的敌人。

    也会吸引一些想要接触的人。

    “今天又有着精灵接触我了”奥蕾莉亚也是叹惜地说道,这时,她已经坐到了宣恩吧的对面,端起加了糖的红茶轻轻地小酌了一口:“即使夏恩已经告知我,我也有心里准备,但看见那么多的精灵沾染上恶魔能量,还是感到可怜。而且,他们把我当成了另外的奥蕾莉亚。他们向我求救......”

    妻子对着丈夫倾述心中的忧愁。

    夏恩看着妻子的眉心间带着一些忧愁,通过话语,他了解到一些精灵,正对凯尔萨斯失去信心。

    但是为什么会失去信心?

    ‘注意到,被恶魔所沾污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夏恩想到。从来没有生物在利用恶魔能量是不被污染,只要有着污染,从身体到精神肯定会出现恶性变异。

    而且就像奥蕾莉亚说的,拯救是双向的。需要有精灵愿意被拯救,才可以去施以援手,对方也会心怀感觉。不过,很多一部分精灵可能并不觉得自己需要被救,反而觉得自己状态正好。

    奥蕾莉亚的心情沉重,只看着窗外虚空中的景色,思绪早就飞到了那些向她求救的精灵身上。今天她遇见了两个快要死去的精灵,详细说就是:她在法师塔附近巡游的时候,有几十只精灵带着的两名快要死去的同伴来见她。

    他们十多天之前知道了奥蕾莉亚在附近活动,送给了她一只龙鹰,几天前他们还知道奥蕾莉亚目前住在一个法师塔里面。见过法师塔样子的他们,对法师塔主人的力量感到惊奇,惊奇之后化为一种求救的情绪。

    他们抬着两个担架,放置到虚空中一小片平台上。

    “奥蕾莉亚女士,风行者家族的长女,银月城最出色的远行者,我们不敢请求您什么,只是一些情况您需要知道。”

    精灵们分开了一条道路,奥蕾莉亚一眼就看见两个‘生病’的精灵,他们皮肤表面长出了一粒粒绿色的结晶。

    “他们这是怎么了?”奥蕾莉亚来到两名患者之前,半蹲下,并揭开了布单,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他们病了,吸收了那些东西之后,许多同胞陆续生病......”

    听到说明,奥蕾莉亚知道了原因,吸收恶魔能量是凯尔萨斯拯救精灵的措施,一开始看上去还不错,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过段时间之后问题出现,但却没有了解决办法。生病的同胞只能被抛弃,残酷的外域,凯尔萨斯的军团无力顾忌他们。

    先知沃雷塔尔领导的一群精灵(占星者),发现事情最后所指的终点,已经叛离凯尔萨斯同伴到了沙塔斯城。而在虚空风暴的这群精灵无法离去,也无法自救。

    奥蕾莉亚自己也没有能拯救他们的能力。

    “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我们能什么都不做吗?”

    “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夏恩......”

    奥蕾莉亚越想越急躁,先小声说了一句,然后声音逐渐提高,最后去拉住夏恩的胳膊。夏恩第一见到妻子的眼中带着写祈求,能被妻子依靠,他也很高兴。

    “我们是要做些事情才行。”夏恩见妻子祈求的目光,然而身上的气势却逐渐上升,点了点头同意。